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祥云满天

以德交友,以诚待友,以文会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名基层公务员,工作之余喜欢写点小文章,偶尔见之报端,曾参加《微型小说选刊》第8次“续写竞赛”并获二等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花钱买平安(兼谈信访工作)  

2010-02-16 12:58:31|  分类: 美文收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文 / 祥 子

虎年新春,人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之中,生活富裕了,精神更加愉快。我今天是新年第一次打开博客,本想写点让自己高兴、令人鼓舞的文字。可思来想去,却总有一种想法萦绕在耳边,始终挥之不去,索性记录下来,好重开另一种心情。

“不愉快”源自老历年关的几件事情。

农村有这样一种习俗,农历腊月二十四到正月十五,都是过年。二十四,基本上忙完了手头的工作,本以为可以安安心心地忙年了。不承想,当晚10点多钟,从县城传来信息,我镇有人到北京天安门上访。经打听,为熊、胡夫妻,反映山场权属纠纷问题。这起纠纷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,在包产到户的时候,熊所在的生产队决定将所属山场按“土改证”划分到户。由于是丘陵山岗的烟火山,大多荒芜,没有引起人们多大的重视。1990年前后,家住该组的一位村干部在处理一起纠纷的时候,从一方当事人(熊的父亲)提供的“土改”文书上发现了“祖业”,遂开始经营。后来,老村干、熊两户发生长达近二十年的纠纷。2009年四、五月份,镇政府、林业站多次调查,拿出“各得一半”的调处意见,没有得到熊的认可,之后到北京务工,并承诺回来后处理。我于是与池州驻北京办事处以及熊联系,动员其返乡,得到的结果是不接电话,看来进京接访劝返是势在必行了。腊月二十五,我和村支书准备去北京。时值春运高峰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一票难求,更何况是往返京城呢!我们心里有点发“毛”,很是担心。果不其然,联系了安庆、合肥,甚至南京,都没有去北京的火车票。下午2点多的样子,才通过安庆西站的熟人搞到2张硬座票。18:52准时出发,第二天中午12点多钟到了京城翠微路齐鲁情宾馆,见到了上访人。和办事处的同志办了交接手续,熊并没有说什么,就和我们退了房间,在大厅等候。此时,回来的票还没有着落,于是急吼吼地和小鲁(办事处)到北京站弄票,15点多的时候,一颗心终于落地。和小鲁交谈得知,熊上访没有材料,情绪稳定,联想到我们接触时,也没有提到要反映的事情,总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。在家时,有人猜想:现在车票难搞,熊可能在想“鬼”点子。现在想来,这种可能不能完全排除。但无论如何,还是以大局为重,把人接回去。

正月初二,刚打开手机,就听到信息声。以为是朋友发的祝福语,急急地浏览,原来是187****2701质问:你和chun-sheng说五百元、怎么只给三百?说话不算数!太没素质了、不诚信。怎么当干部?要好好学习“沈浩”同志。看后觉得,沈浩的确要学,但我相信沈浩肯定不会无原则办事。遂和chun-sheng打了电话,澄清了原委。这里不妨说出来,将不快甩到“历史”的长河中……此人原在WALONG乡搞街道保洁工作。开始的2002年,定每月300元,年终考核合格后月补100元,所收住户、单位卫生费交公;二年后,调整了方案,每月发200元,卫生费归“他”。撤乡并镇后,街道交村管理,“他”辞掉了保洁“劳务”。去年以来,“他”来镇反映问题,一说要所收卫生费,二要将后几年的工资补齐到400元,甚至要补齐到现在保洁员的工资标准。我多次联系到原来的分管领导,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得到的答复是“没有后遗症”。想想也是,“他”的要求的确难以得到支持,不然何乐不为。由于“他”有点“耳背”(聋子),于是要求找人“代理”说话,先前的一位老同志和我们沟通后,觉得没有太多的理由,悻悻然不再理了;后来,他又找到CHUN-SHENG,请求给予生活上关心。也是我到北京前,建议镇领导从民政上解决点钱。在北京时,CH-SH打电话给我,我说要找某领导,可以解决二、三百元,得到了落实。

自2001年以来,一直分管信访工作,其中太多的艰辛和委屈自不必说。但对现在有些做法实在难以苟同,比如“花钱买平安”。据《半月谈》的文章介绍,有在关键时间节点(如全国“两会”),花钱请旅游的,花钱请吃喝的,陪玩陪打牌的……花样不断地翻新,花钱不“一”而足。有人怪地方领导和基层干部,这实际上是最大的不公平和“冤枉”。窃以为:当“驻京办”还是“截访办”时,当“谁家孩子谁抱走”的政策不变时,“花钱买平安”是永恒的道理。

就拿前面说得老熊来说,2008年在北京某公司上班,因工伤上访。也是我们“花钱”接回来,并按要求采取了一些不切实际的“稳控”措施。这本身属“三跨三分离”的问题,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?后来,熊回到北京,怎么稳控?总不至于限制人身自由,不要人家出门。好在他按照我们的指导,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。还有本县的一位上访人,不但反映自己的问题,而且找些其他问题作为“材料”,屡禁不止。镇政府按规定将其上报为“低保户”,受到强烈反对,但却每月到政府要钱,据说有的月份每天达到25元,弄得当地干部哭笑不得。这样的例子的确很多。

群众利益无小事,信访工作关乎群众利益。但在处理信访问题时,切不能脱离实际,把基层干部推向信访人的对立面,因为基层干部也代表党和政府的形象。“花钱买平安”一词文件、报纸上看不到,但每每发自领导的嘴中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  2010年2月16日,农历庚寅年正月初三于SL镇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4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